我們的主張

一﹕我們的歷史

一位生活在馬來西亞的華僑在 YouTube 上留言﹕

每次看了這部電影 (活著),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傷。雖然我不曾經歷了那個動亂的年代,但我真的衷心希望兩岸的年輕一代,切忌莫為前人在歷史洪流當中錯誤的行為而互相指責爭 吵,兩岸的關系及命運已經被破壞了一次,我們就別再為這一些過錯而再次自相殘殺,本是同根生,相煎而太急。這是一個海外華人心聲…

這位僑胞說的話平實真確﹐但由於情緒的左右或立場上的堅持等等原因﹐卻令很多人明白﹑同意﹐可惜就是接受不了﹑做不到。

讓我們重新思考中國的現代史。

對中國來說﹐二十世紀是個洶湧澎湃﹑千頭萬緒的世紀﹐起碼最初的五十到七十年是這樣。話說得容易﹐親身體驗卻是另一回事。設身處地﹐如何取向﹐難保不會落入同一囚窖﹐做前人做的相同決定。在歷史的洪流當中﹐誰敢保證不會犯錯﹖

辨清歷史事實是歷史學者的工作﹐但是非黑白﹐沒有人拿捏得準。

如果從事民主運動的朋友以辨別前人的是非黑白為標的﹐中國前途堪豫。

那不要辨別是非黑白了﹖不是不辨﹐大家盡管辯論﹐但不要讓前人的是非黑白成為當代中國人和好統一的絆腳石。

歷史中殘酷不仁﹑不公不義的人和事數之不盡﹐但都已經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李世民玄武門殺兄弟奪位﹐我們因此便不承認唐太宗以降的唐朝嗎﹖皇朝遞嬗﹐ 何為「正統」﹖如要慎宗追遠﹐根本就沒有正統。清亡之後﹐中國人民「選擇」了國民黨﹔第二次大戰之後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誰是正統﹖隨著蔣介石和毛 澤東的相繼去世﹐國共之爭已經成為中國現代歷史中的一頁﹐英雄時代已經結束。

今人還要糾纏在那個過去了的時代嗎﹖

這種思維包袱﹐必須放下。

二﹕他們的歷史

2004年﹐李柱銘﹑涂謹申和李卓人到美國出席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屬下的一個聽證會 ﹔2005年11月尾﹐在港府計劃於12月向立法會遞交 07/08 政改方案決議草案前夕﹐李柱銘又跑到美國去與美國國務卿賴斯陳情﹐反對曾蔭權的政改方案。親中人士及傳媒大加鞭韃﹐但都流於八股﹐未能中靶。

這裡涉及一個政治常識的問題﹑一個原則性的問題﹑和一個歷史知識的問題。

首先﹐美國國會聽證會是美國國會制定國策之前收集及了解相關資訊的一個程序﹐是一個聽證國內事務的程 序。雖然可能關係到對外政策﹐但原則上﹐在聽證會上作證的都是美國公民﹐因為美國國會權力囿於美國國土之內﹐而達於美國國民。這是政治常識﹗李柱銘﹑涂謹 申和李卓人眾先生究竟懂不懂﹖[註1]

第二﹐香港乃中國國土﹐非美國領地。香港政制問題乃中國國內事務。香港既非美國國土﹐作為非美國國民﹐李柱銘﹑涂謹申和李卓人卻以人家的國民身份出 席人家聽證國內事務的聽證會﹐將中國國內政制問題當美國國內事務拿到美國國會山莊﹐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陳情﹐讓人家指手劃腳﹐這算什麼體統﹖

主權不容妥協﹐這是一個原則。在主權之內改良社會﹑維權﹑爭取自由是每個國民的權利﹐甚至責任﹐但基於前述原因﹐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作證」就是出賣主權原則。

第三﹐李柱銘和很多海外民運人士及中國異議份子有一個不知來自哪裡的天真念頭﹐認為美國是世界的民主旗手﹐而今日的美歐諸國都是非常善良的國家﹐中國則邪惡不堪﹔所以總是向美歐求助﹐遏制中國。

過去五百年的世界歷史是怎麼樣的一幅圖像﹖從非洲﹑中東﹑亞洲到南北美洲﹐歐洲人差不多殖民了全世界﹐中國半個海外殖民地也沒有。

英國人﹑法國人﹑荷蘭人跑到北美洲﹐搶奪了當地人的土地﹐最後由英國殖民建立了血跡斑博的亞美利堅合眾國和加拿大。然後美國從東岸向西岸擴張﹐滅絕了大部份的原住民﹐聯同加拿大﹐將北美洲變成基督教的國土。

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跑到南美洲﹐前者殖民東岸﹐後者殖民西岸及中美洲﹐殺戮原居民﹐摧殘當地文化﹔所以今日的巴西說葡萄牙語﹑整個南美洲 (巴西除外) 和中美洲都說西班牙語﹐整個中南美洲變成天主教的國土。

英國人跑到斐濟群島﹑紐西蘭﹑澳洲﹑婆羅洲﹑香港﹑馬來半島﹑緬甸﹑印度﹑錫蘭﹑半個阿拉伯半島﹑半個非洲 (埃及﹑蘇丹﹑烏干達﹑肯亞﹑尼日利亞 …)﹑福克蘭群島﹑牙買加…。假如你對地理一竅不通﹐跟你說﹐我們已經繞著地球跑了一圈﹗英國人在這些地方奴役當地人和掠奪當地資源是不在話下了。這些地 方今日都說大英帝國的英語。

法國人跑到波利尼西亞﹑印度支那半島﹑東印度﹑黎巴嫩﹑敘利亞﹑赦薩義德半島 (Cheikh Said)﹑毛里求斯﹑馬達加斯加島﹑海地﹑魁北克 … ﹐建立法國人的殖民地。

美國繼西班牙之後殖民菲律賓﹑古巴﹑波多黎各等等﹐不能盡舉。有關西歐及美國列強瓜分中國的歷史﹐我們還沒有說過片言隻語﹐臆斷大家都懂一點。

二次大戰之後﹐基於時勢﹐歐洲各國才逼於無奈﹐放棄了大部份的殖民地﹐不是因為歐洲諸國的「民主」政制提昇了歐洲人的道德水平。歐美諸國的「民主」 政制一向對內不對外。美國的憲法是最佳實例。憲法中聲稱凡人皆平等﹐但卻並不影嚮白種殖民蓄奴或買賣奴隸﹐女人也沒有投票權﹐何解﹖這是歐洲文化中的虛偽 本質使然。歐美文化的發展走兩條平行路線﹐一條為理想主義﹔一條為實用主義。

理想主義發展科學技術﹑人權觀﹑政制改良﹔實用主義開拓疆土﹑搶奪資源﹑奴役非我族類。多個世紀以來﹐這兩條路線可以並行無礙﹐全因為理想主義只應 用在白人身上。所有「民主」﹑「自由」﹑「平等」的觀念都是以白種人 (更正確的說法是白種男性﹗) 為主體作出考慮﹐此所以美國《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的作者可以一邊役使黑奴﹐一邊侈言人皆平等。美國人口中的所謂「開國者」的日記或私人信件中連一點 內心掙扎的表述也沒有﹐原因就是在前述並行的理想主義和實用主義之下隱藏著歐洲人性格中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

此所以歐洲開出啟蒙運動﹑浪漫主義﹐以至十九世紀中葉的古典意識形態 (classical ideologies﹕米爾﹑孔德﹑達爾文 …)﹐十九世紀意識形態 (馬克思主義﹑各種模式的社會主義﹑分權主義 (anarchism) …)﹐二十世紀的自由主義﹑各種社會運動﹑民權運動。這些思潮﹑運動都在歐美國內展開﹐但同一時間﹐歐美各國在世界各地全面軍事擴張 (在南北美洲屠殺原居民﹑在非洲捕獵黑奴﹑在非洲和美洲之間進行販奴貿易﹑在亞洲殖民販毒…)﹐行逕暴虐亦是史無前例的慘烈。

第二次大戰前後﹐殖民主義逐漸褪色﹐不是因為歐洲各國良心發現﹐乃至出現道德上的自我提升﹐而是因為時勢有變﹐勉強而行只會事倍功半﹐故此順水推舟﹐落得一個「美譽」。這就是歐洲文化中實用主義的另一面。

美國文化則可以說是這種複雜情結的最高發展。這邊廂人權自由平等﹐那邊廂買賣黑奴﹑隨意私刑﹑掠奪原居民的土地﹑滅絕印第安人。在北美洲﹐最初廢除黑奴貿易的大概是羅德島殖民區和普羅維登斯種植場 (Providence Plantation)﹐時為 1774年。[註2] 原因是什麼﹖是因為英人恐怕黑奴人口增加﹐難以控制﹗這不是實用主義是什麼﹖1863年﹐林肯的《解放宣言》 (Emancipation Declaration) 是為了北方的工業「釋放」南方的廉價勞動人口 (黑奴)﹐同樣是實用主義﹗美國立國之後﹐凡人皆平等的口號叫了差不多一個半世紀﹐要到1920年才有婦女選舉權的立法﹖為什麼種族隔離政策和執行私刑要 到差不多二百年後的1960年代才終結﹖因為之前沒有這個「需要」﹗當時勢變了﹐以男性白人為主導的美國社會便一點一滴地讓出權力。這就是所謂「美國的民 主制度有自我修正的能力」。真是天大的誤解﹗

舊式的帝國主義﹑殖民主義已經不能見容於今日的社會﹐其中一個原因為二十世紀民族主義的抬頭。所以今日 的帝國主義換上新裝﹐以維護和平﹑對抗恐怖主義為名﹐不斷擴大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從1949年至今﹐北約向東擴大了七次﹐最後兩次在2009年﹐最東的會 員國是土耳其﹐即是說﹐北約已經越過黑海﹐瀕臨波裡海﹐離北大西洋漸遠﹐向著中亞邁進﹐中國的後院逼近。但事實上﹐北約的軍隊已經進駐中國的後院。以打恐 為名﹐北約軍隊與美軍並肩入侵亞富罕。今年三月﹐蒙古應邀成為亞富罕戰場上由北約領導的第45個參軍國﹗[註3]

殖民主義也換上新裝﹐由世貿﹑世銀等所謂的「全球化組織」在經濟上控制資源國和海外市場。關於這方面﹐我們已經有多篇文章論述﹐不贅。

假設李柱銘先生﹑香港泛民及海外民運眾先生女士對這些歷史及當代局勢一竅不通﹐我們問一個簡單的問題﹕

歐美諸國意圖瓜分中國不及百年﹐對中國售煙殖民﹐強搶擄掠﹐歷歷在目﹐請問有什麼證據足以證明﹐今日「民主的」美﹑英﹑法﹑德﹑意﹑俄諸國 (還有日﹑韓﹑印﹑越﹑澳等國) 對今日的中國只存呵護之心﹐為中國人謀福利﹐不存半點侵凌之想﹖

它們道德高尚就因為它們是基督教國家﹖

大家不妨比對一下今日的八國集團 (G8) 成員國與當年蹂躪北京城的八國聯軍﹕

八國聯軍 ﹕英國﹑美國﹑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俄羅斯﹑奧匈帝國。

八國集團 ﹕英國﹑美國﹑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俄羅斯﹑加拿大。

除了加拿大﹐今日的八國集團就是當年肆意欺凌中國的賊國 (thieving nations)。分三十九年還清的庚子賠款﹐年息4%﹐合共 982,238,150 兩關平銀﹐每兩約38克﹐約含94%純銀。[註4]

中國人世代不能忘記。恥辱一旦遺忘﹐即亡國之日﹗

 

三﹕荒謬的「和平崛起」

首先﹐英國於十八﹑十九世紀崛起時﹐有沒有出現英國威脅論﹖大戰後﹐身為罪魁禍首的德國再次崛起﹐也沒有出現德國威脅論。美國有五十三艘攻擊性潛艇 ﹑十八艘導彈潛艇﹐四艘攻擊性潛艇在建造中﹐還準備建造起碼九艘維珍尼亞級的攻擊性潛艇﹐都是核動力推進﹔因此服役中的有七十一艘﹐十五到二十年後將有八 十四艘。不久的將來﹐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海面下將分別有約三十艘美國潛艇巡戈。請問澳大利亞和歐洲各國有沒有提出美國威脅論﹖

根據 Global Security 的數字﹐2004年﹐美國公開的軍費預算是4013億美元﹐實際支出6230億美元﹔中國公開的軍費預算是246億美元﹐實際支出650億美元 (估計)。[註5] 根據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的數字﹐2008年﹐美國的軍費支出是 6070億美元﹔中國的軍費支出是849億美元 (估計)。[註6]

根據 Military Budget 的數字﹐全球軍費支出﹐美國佔47.8%﹐中國佔6.6%﹐英國5.3%﹐日本3.3%。[註7]

軍費支出的最基本目的是保護國家﹐保護國家即保護國民﹔所以軍費支出的衡量應該以人口為參數。用2008年中美兩國的軍費支出數字來算﹕

一﹕中國有十三億人口﹐軍費849億美元﹐即每個中國人的保護費是六十五美元 (100美元還遠遠未到﹗)﹔

二﹕美國有三億人口﹐軍費6070億美元﹐即每個美國國民的保護費是二萬多美元﹗

沒有算進美國軍費開支的還有美國國防部設立的所謂「黑色項目」(Black Projects)﹐不用向美國國會負責﹐美國國民亦無權過問。2008年的黑色預算 (Black Budget) 為320億美元﹐2009年的黑色預算為500億美元。[註8] 單是2009年不受美國憲法規管的黑色預算便是中國的2008年軍費的一半有多﹗

這些數據白紙黑字﹐念過小學算術的都可以自己算出來。西方國家提中國威脅論乃出於其操控全球政經資源的野心﹐中國人附和中國威脅論則絕對是腦殘﹗

為什麼美國軍費冠絕全球﹐仍然年年增加軍費﹐甚至在負債約九萬億 (2009) 的經濟困境中仍然要增加軍費﹐包括黑色預算﹐而從來沒有西方國家提出美國威脅論﹖

時至今日﹐美國的海外軍事基地有 737個 (2005年的統計數字) ﹐在全球219個國家駐有軍隊﹗[註9] 為什麼歐洲諸國不談美國威協論﹖為什麼香港及海外民運眾先生女士半句也不談美國威協論﹐中國一個海外軍事基地也沒有﹐你們卻大談中國威脅論﹗Are you out of your freaking mind?

你們在夢中做人還是頭腦簡單的混蛋﹖

如果歐美澳等各白人國家之間從來沒有相互指責誰的威脅論﹐為什麼一個亞洲黃種人國家從廢墟中復興卻立刻招來中國威脅論﹖這不單是美歐的霸權主義作聳﹐還有很嚴重的種族岐視成份在內﹐不能不辨﹗[註10]

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強大的經濟或文化能夠在沒有強大的軍事力量做後盾之下長期存在﹗這是個社會進化的規律。今日存活下來的歐美強國﹐都是基督教國家 ﹐但有哪一個遵守基督教教主耶穌的教誨﹕And unto him that smiteth thee on the one cheek offer also the other; and him that taketh away thy cloak forbid not to take thy coat also (路加福音﹕6:29﹔King James 欽定本)﹖有誰做到「有人打你這邊的臉,連那邊的臉也由他打。有人奪你的外衣,連裡衣也由他拿去。」﹖恰恰相反﹐歐美各國從來都不是受害者﹐奪人外衣的都 是歐美各國。小布殊時代奉行的是先發制人 (pre-emptive strike) 政策﹐只要我懷疑你會動手我便有權先打你。弱肉強食是一個事實。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國民﹑土地﹑財產﹑文化的政府沒有哀求和平的權利﹗

和平不是一個一廂情願的烏托邦﹔和平是需要用強大的軍事力量來維繫和保護的﹗

 

四﹕創造歷史

在國內建立一個合理的制度﹐減少內部摩擦﹐才能凝聚全民族力量﹐向外輻射。這是戴旭先生敏銳的洞察力﹐也是當代中國人創造歷史的機遇。

要創造歷史﹐必須回顧歷史。歷史的恩恩怨怨不能成為前進的絆腳石﹐但中國共產黨必須有與歷史和解的勇氣。上一代的共產黨不是今日的共產黨﹐前人的過 失不需後人承擔﹐但後人必須面對前人的歷史﹐因為我們都承受著歷史的後果。這是人類的宿命﹐每一代都要承受上一代及前人留下的攤子。但我們要自覺﹐要有遠 見﹐要有開拓歷史的精神。我們要開闊視野﹐追求高度。今日的共產黨為中國的執政政府﹐擁有前所未有的優勢﹔換句話說﹐中國共產黨有能力從上至下疏解國內及 兩岸的矛盾。

歐美各國之所以壯大﹐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主要打外人而不太打自己人。中國﹑東南亞﹑非洲﹑南美各國卻適得其反﹐跳不出部落心態﹐終日自我砍殺﹐自我削弱﹐寧讓外人侵凌也不願意自我協調﹑讓步﹔結果就是今日的局面﹐俯仰由人﹐沒有半點尊嚴﹗

外國勢力之所以能夠搞顛覆中國的陰謀﹐全因為中國沒有一個合理的制度。勢之所趨﹐人心所向﹐中國只有走自由化的路才能夠穩步發展。任何黨派﹐若只為權位謀事﹐即使最愛國的中國人也會被逼走上不歸之路。共產黨的領導人不得不察﹗

疏解國內矛盾的準則在於政府能否與國民的立場一致﹗

第一步必然是反貪腐。今日中國社會的腐敗是食皮入肉的階段。一旦腐蝕入骨﹐便是絕境。今日解決不了﹐永遠也解決不了。招募有理想的國內同胞﹐派到香 港受訓﹐借助香港經驗﹐成立獨立的廉政公署﹐直接隸屬總統﹐從南到北﹐以深圳為首﹐廣東次之﹐後到廣西﹐…﹐一個省接一個省去肅清腐敗 (絕對不能操之過急﹐同時執行﹗)。同時設立一支獨立精銳的小型軍隊以支援內地的廉政公署﹐否則難以控制大局。

第二步﹕不要再拘捕持不同政見的異議份子。政府應該對他們多加寬容﹐並且設置部門﹐將他們的聲音納入體制之內﹐共同建設國家。打壓只會製造反效果﹐讓外國勢力有借題發揮之機。

第三步﹕兩岸和平統一是穩定中國及強化中國最重要的一著棋。統一不能再等﹐統一必須和平﹐威嚇只能製造仇恨。中國政府應該有大將之風﹐先撤走指向台灣的導彈﹐然後與台灣政府商討統一條件和步驟。

台灣人民及政治家有沒有膽色走進大中國的體制內﹐與共產黨及內地同胞攜手﹐共同創造一個有中國特色的民主自由政制﹖

孫文的〈中華民國〉已經是歷史﹐中國共產黨有沒有膽色讓〈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成為歷史﹖

香港人有沒有膽色多等一會﹐給中國多一點時間﹐而不是單單注目腳前方寸﹐卻因而欲速不達﹖

中國可不可以有一個新國號﹖

中國可不可以有一部新憲法﹖

中國可不可以有一面新國旗﹖

中國人有沒有這種想像力﹖

~ 全文完 ~


[註1] 月前日本豐田汽車公司社長豐田章男出席眾議院監管和政府改革委員會的聽證會乃一方面礙於龐大的美國市場﹐被逼低頭﹐另一方面則由於近期日本民間要求美軍基 地撤出日本的呼聲高漲﹐故而用壓﹐逼豐田汽車公司社長到美國「謝罪」﹐用非政治事件向日本行使政治威嚇。這是非美國公民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的一個罕例。

[註2] 所謂「廢除黑奴貿易」不是廢除黑奴制度﹐是指禁止入口黑奴﹐以抑制黑奴人口。

[註3] NATO

[註4] 還沒有把各國士兵和教士搶略的文物計算在內。直隸羅馬天主教教區主教樊國梁 ( Pierre-Marie-Alphonse Favier) 的宗座代牧 (Vicar Apostolic) 便被指控乘亂從民房盜取一百萬兩白銀。更有趣 (?) 的是﹐與海地革命成功後的處境幾乎一模一樣﹕1825年﹐法國派出十四艘戰艦﹐駐泊在太子港外﹐兵臨城下﹐強逼海地政府賠償法國「財物損失」一億五千萬法 郎﹐一百二十年還清﹗

[註5] Global Security

[註6]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註7] Military Budget

[註8] Phil Patton: Exposing the Black Budget, Wired Magazine, Issue 3.11, November 1995。 William Broad: Inside the Black Budget, The New York Times, April 1, 2008。 Noah Shachtman: Pentagon’s Black Budget Grows to more than $50 Billion Dollars, Wired Magazine, May 7, 2009。

[註9] Chalmers Johnson: NENESIS: The Last Days of the American Republic, Henry Holt and Company, 2006。

[註10]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在日本經濟開始壯大的時候﹐美國對日本的貿易赤字大幅上升﹐美國出現一波反日情緒﹐指責日本企業的擴張主義﹐1982年為高潮。佳士拿 (Chrysler) 在底特律的一車間主管 Ronald Ebens 在酒吧誤以為華裔美籍工程師陳果仁 (Vincent Chin) 為日本人﹐罵了他一句 It’s because of you little motherfuckers that we’re out of work (因為你們這些操娘的小鬼我們才沒有工作﹗)﹐挑起口角。陳果仁離開酒吧後﹐Ronald Ebens 回家拿棒球棒﹐聯同繼子 Michael Nitz 四出搜索陳果仁﹐在麥當勞找到陳果仁﹐用球棒將他打死。主控以二等謀殺罪起訴 Ronald Ebens﹐法院判為誤殺﹐緩刑三年﹐當庭獲釋﹗這就是 Japan bashing (重擊日本) 的日子﹗

踏入二十一世紀﹐韓美兩國之間汽車貿易不均衡﹐美國汽車業者及政客﹐包括競選時的奧巴馬﹐掀起了一輪 Korea bashing (重擊韓國)。此為南韓記者南禎鎬擔憂之語。(韓國中央日報﹕原文中文版﹔ 14-01-2009)﹔ 14-01-2009)

英資和美資先後壟斷了拉丁美洲的經濟命脈 (電訊業﹑礦業﹑金融﹑製造業等) 一百多年﹐有誰 bash 過英美﹖

近年﹐中國經濟起飛﹐中國威脅論﹑中國污染世界﹑中國耗用世界資源等帽子從歐洲和北美飛襲而至﹐中國人應接不暇。這是不是種族主義﹖為什麼只有崛起的亞洲國家才被「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