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化是腐敗的一塊跳板,而漫不經心則是戰爭的一塊跳板(Privatization Is A Ramp For Corruption and Insouciance Is a Ramp for War)

〈紐約時報〉獲得了一個新的朱迪思•米勒[i]

by Dr. Paul Craig Roberts (保羅.克雷格.羅伯茨博士)

出處﹕Institute for Political Economy
翻譯﹕黃盛

編按﹕2014年04月17日收到保羅.克雷格.羅伯茨博士的電郵,說這是他執筆以來 最重要的一篇文章,由於事忙,一直到今日才有時間把文章翻出來,先向羅伯茨博士致歉。如常,註釋為譯者所加。單看文章,讀者可能感受不到羅伯茨博士要表達 的逼切性,因為很多東西都在他的其他文章解釋/表述了,所以本文便沒有多加詳盡闡述。關於烏黑蘭危機,羅伯茨博士的擔憂是美國的帝國主義 (這絕對不是老套的冷戰語言﹗)﹑北約的擴張主義和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會把世界導向毀滅,可怕 (和可恨) 的是「民主」口號主義者正做著助紂為虐的事情,對另一場世界大戰已逼在眉捷還懵然不知,這是世界的可悲﹗

_________

自由主義[ii]意識形態主張私有化。然而在實踐中,私有化的結果往往與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假設很不一樣。幾無例外,私有化成為關系硬的私人利益掠奪公帑和公共福利的一種方式。

大多數比如發生在新自由主義時代的法國和英國﹑今天的希臘和明日的烏克蘭的私有化都是有政治聯繫的私人利益對公共資產的掠奪。
私有化的另一種形式是把傳統的政府職能如監獄運作等和軍事服務如為軍隊供膳等交給私人公司,而大量增加的成本則由公眾承擔。一言以蔽之,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就是把利潤豐厚的公共合同授予幾名享有特權的人,後者則回餽政客。這就是所謂的「自由企業」。

美國的監獄私營化就是私有化的昂貴和不公的一個例子。監獄私營化需要增加監禁率以確保盈利。據稱為「自由土地」的美國是當今世界上擁有最高監禁率的國家。「自由」的美國不僅有最高的坐牢人口比率,在絕對數上也是最高的。

人口比美國多四倍的「威權主義」中國,其入獄公民人數比美國還要少。[iii]

這篇文章展示監獄私營化如何配合有硬關係的私人利益:http://www.globalresearch.ca/privatization-of-the-us-prison-system/5377824

該篇文章同時顯示了監獄私營化帶給美國的非比尋常的恥辱﹑貪腐和信用敗壞。

幾年前,我寫了一篇關於兩名法官的文章,他們收受私營少年拘留所酬報,把孩子判入他們的設施。

正如阿蘭.里爾 (Alain de Lille)[iv]和後來的卡爾.馬克思說過﹕「錢就是一切」,在美國,政治制度和大多數居民最關心的就是錢。本質上,美國沒有其他的價值。

另一個了不起的自由主義幻想就是華爾街。在自由主義神話中,華爾街是企業家和邁向工業﹑製造業和商業巨頭的新興企業的母親。事實上,華爾街是龐碩貪 腐之母。正如娜歐米.普林斯 (Naomi Prins) 在《總統先生的銀行家》(All the President’s Bankers) 中所展示,事情一直就是這樣。

最近出現了大量的華爾街告密者。很多都在帕姆.馬騰斯[v] 的網站 Wall Street On Parade (檢閱華爾街) 上有報導﹕http://wallstreetonparade.com/2014/04/insiders-tell-all-both-the-stock-market-and-the-sec-are-rigged/

普林斯和馬騰斯不同於自由主義理論家,都是前華爾街內幕人士,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所有的美國金融市場都是被操縱的,為少數人的利益服務。高頻發生的超前交易買單和賣單被曝光了﹔大銀行操縱倫敦同業拆放利率和倫敦黃金价格被曝光了 ﹔美聯儲通過其相關的國際儲金銀行操縱期貨市場的黃金价格被曝光了﹔關於操縱金屬和商品价格的國會聽證會被曝光了。美元的交換价被操縱,等等。然而卻沒有 人受處分。最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檢察官,詹姆斯.克尼 (James Kidney) 退休了。他在退休時宣稱,他控告大銀行刑事犯的案子都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高層壓下來﹔他們一方面在政府任職,一方面覷睨受他們保護的銀行的高位。

就是這樣。美國政府腐敗至如斯地步,即使是金融監管机構也已被由他們監管的私人資本家的金錢所敗壞了。

我們都成了 – 腐敗的美國。

甚至弗拉基米爾.普京也未能完全理解華盛頓是如何地全然地腐敗和對人類麻木不仁。

普京對由華盛頓在基輔搞政變而起的烏克蘭危机的回應乃依賴「俄羅斯的西方伙伴」- 聯合國﹑奧巴馬政權﹑約翰•克里等 – 能制定出一個合理的解決危机的辦法。

普京希望通過外交手段解決是不切實際的。北約各國政府都已經被華盛頓買下來,亦已經付費。以德國為例,它不是一個國家。德國只是華盛頓帝國中的一隻棋子。華盛頓說什麼,德國政府便做什麼。德國政府代表的是華盛頓的議程。普京尋求對話的歐洲各國政府都沒有聆聽。

布什政權時任國防部副部長及使用假證据在中東發動戰爭的新保守主義者保羅•沃爾福威茨 (Paul Wolfowitz) 宣布美國的外交和軍事政策的「首要目標」就是使俄羅斯國力最弱化﹕

「我們的首要目標是防止新對手在前蘇聯或其他地方的再度出現,從而造就前蘇聯構成的威脅。這是新的地區防務戰略背後的一個主要的考慮因素,需要我們努力防止任何敵對的力量支配一個其資源足以生成一個全球性大國的地區。」

沃爾福威茨指的「敵對勢力」是任何獨立于華盛頓霸權以外的勢力。

華盛頓推翻了烏克蘭的民選政府,以策劃一個危機,使俄羅斯分心,顧不及華盛頓在敘利亞和伊朗的冒險行動,同時用以把俄羅斯妖魔化為一個重建帝國和危 及歐洲的侵略。華盛頓將使用這種妖魔化來打斷俄羅斯和歐洲之間日益增長的經濟關係。制裁的目的不是為了懲罰俄羅斯,而是要終斷兩方的經濟關係。

華盛頓採取魯莽冒險的戰略,並帶來戰爭的風險。如果西方有一個獨立媒體,華盛頓的計劃將會失敗。但是,西方擁有的是一個宣傳部,沒有媒體。〈紐約時 報〉甚至已經找到了朱迪思•米勒的替代者。你可能已經忘記了或從來不知道,朱迪思•米勒曾經是〈紐約時報〉的記者,將布什政權的新保守主義謊言填滿了〈紐 約時報〉,聲稱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但與其考查布什政權的虛假理據,並予以揭露,〈紐約時報〉卻利用報紙的公信力推動新保守主義的戰爭議程,為該 政權催縠戰爭。

新的朱迪思•米勒是大衛•荷辛霍因(David M. Herszenhorn),與安德魯•羅斯(Andrew Roth)﹑諾阿•斯奈德(Noah Sneider) 和安德魯•希金斯(Andrew Higgins)朋比為奸。荷辛霍因把俄羅斯媒體對烏克蘭事件的整體報導貶為「非比尋常的宣傳活動」,旨在對俄羅斯人隱瞞整個烏克蘭危機是俄羅斯政府的過 錯﹕「於是烏克蘭的政治危機開始了又一天的咆哮和浮誇﹑錯誤的消息﹑誇張﹑陰謀論﹑過激言辭,有時甚至撒謊,都來自克里姆林宮的最高層,並且在國家控制的 俄羅斯電視,時復時﹑日復日﹑週復週地重覆。」http://www.nytimes.com/2014/04/16/world/europe/russia-is-quick-to-bend-truth-about-ukraine.html?ref=davidmherszenhorn&_r=0

我從來沒有讀過比荷辛霍因的文章更明目張膽的宣傳。他的報導只有兩個「權威來源」﹕由美國資助的〈卡內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 的莉利亞.舍夫佐娃(Lilia Shectsova) 和一名紐約大學教授馬克.加萊奧蒂(Mark Galeotti)。

根據荷辛霍因的報導,烏克蘭東部的廣泛的抗議活動完全是示威者的過錯,他們只不過是作秀宣傳,而抗議活動亦非回應由華盛頓任命的基輔傀儡政府的言 行。荷辛霍因貶斥有關極端民族主義新納粹的恐俄症的報導為「邪惡的說法」,同時視由華盛頓強加於基輔的非民選政府為合法。然而,荷辛霍因卻認為,除非獲得 華盛頓的允許,一個公投的結果為非法。.

如果你信奉荷辛霍因,以下的所有報導都份屬謊言和宣傳:

  1. http://rt.com/news/eu-no-russian-interference-ukraine-844/
  2. http://news.antiwar.com/2014/04/15/poland-nato-must-ignore-russia-send-ground-troops/print/
  3. http://news.antiwar.com/2014/04/15/eastern-offensive-ukraine-pounds-kramatorsk-killing-four/print/
  4. http://news.antiwar.com/2014/04/15/white-house-endorses-ukraine-crackdown-on-protesters/
  5. http://rt.com/news/ukrainian-tanks-kramatorsk-civilians-840/
  6. http://rt.com/news/putin-ukraine-military-operation-740/
  7. http://www.globalresearch.ca/natos-pet-nazis-savage-ukrainian-presidential-candidate/5377948
  8. http://rt.com/news/ukraine-troops-withdraw-slavyansk-940/

西方世界是由宣傳部保護的黑客帝國世界。西方人已經脫離現實。他們生活在宣傳和造謠的世界。實際情況遠比由喬治•奧威爾的《1984》中描述的「老大哥」的現實更糟糕。

被稱為「新保守主義」的意識形態自克林頓的第二任期以來即已經控制了美國政府,並且為世界鋪設了通往戰爭和毀滅之途。西方媒體與其質疑這路途,卻把使界推向此路。讀一下醫生報告如何診斷新保守主義奧巴馬政權深信可以打贏的核戰爭:http://original.antiwar.com/lawrence-wittner/2014/04/14/your-doctors-are-worried/

中國政府呼籲「世界的去美國化」。俄羅斯的立法機構明白,作為美元支付系統的一部分是俄羅斯對美國美帝國主義的補貼。俄羅斯立法委員米哈伊爾.狄茨 亞羅夫 (Mikhail Degtyaryov) 告訴消息報 (Izvestia) 說:「美元是邪惡的。這是一張污穢的綠色的紙,沾滿了幾十萬日本﹑塞爾維亞﹑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朝鮮和越南人民的血跡。」  http://rt.com/politics/russian-dollar-abandon-parliament-085/

然而,俄羅斯工業的發言人們卻說,俄羅斯受合約捆綁,必須追隨美元體系,大概要到10年或15年後,俄羅斯才可能採取更聰明的做法。他們或許受僱於 華盛頓,但更有可能的是他們根本就是稀里糊塗。那是假設了俄羅斯在遭受10年或15年以上的美國金融帝國主義之後仍然能夠為自身的利益行動。
任何一個希望獨立自存而無需活在華盛頓的拇指之下的國家都應該立即脫離美元支付體系,因為它本來就是美國控制其他國家的一種形式,也是美元體系存在的唯一目的。

許多國家都受盡在美國接受新自由主義傳統教育的經濟學家所折磨。他們在美國的教育是洗腦的一種形式,以確保他們的意見影嚮他們的政府,使這些政府在華盛頓的帝國主義之前無能應對。

儘管華盛頓構成明顯的威脅,很多人卻不承認這個威脅,因為華盛頓以「最偉大的民主」的姿態自居。然而,學者們在美國尋找這個民主時卻找不到。證據在於美國是一個寡頭政治的執政集團,而不是一個民主國家。  http://www.globalresearch.ca/the-u-s-is-not-a-democracy-it-is-an-oligarchy/5377765

行使寡頭統治的國家是一個為私人利益服務的國家。這些私人利益 – 華爾街﹑軍事/安全複合體﹑石油和天然氣,以及農業綜合企業 – 追求支配﹔美國霸權的新保守主義思想恰恰就是為這個目標服務。

美國的寡頭即使輸了還是勝出。最後,華盛頓的臭名昭著實施酷刑的阿布格萊布監獄(Abu Ghraib) 已關閉了,但不是由華盛頓關閉的。上週,這個伊拉克城市落入了「已被擊敗的」基地組織的手上。[vi]請記住,我們已打贏了伊拉克的戰爭。浪費了三萬億美元,但軍事/安全複合體自有他們的看法。這場戰爭是利潤的偉大勝利。 http://news.antiwar.com/2014/04/15/after-al-qaeda-expansion-iraqs-infamous-abu-ghraib-finally-closes/

美國的蠢𨶙[vii]還要被搖旗吶喊欺騙多久呢?

共和黨使用戰爭來創造巨大的預算赤字和國家債務,然後又以此拆除包括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的社會安全網。有傳言說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也要私有化。對寡頭政治的執政者來說,更多的利潤,就在眼前。美國人的輕信受騙的程度簡直無可比擬。

美國公眾的輕信受騙最終將導至世界的滅絕。

__________

[i]朱 迪思•米勒是誰﹖她就是首先報導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紐約時報〉記者Judith Miller。她的名聲從高處下墜是因為據稱她的消息來源為侯賽因的海外反對派,而侯賽因的伊拉克最終被證明不存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是表面的故事。 2001年發生9/11事件,三個星期後,10月02日,Simon & Schuster 出版了一本名為《細菌:生物武器和美國的秘密戰爭》(Germs: Biological Weapons and America’s Secret War),作者為朱迪思•米勒和另外兩名〈紐約時報〉記者。這本書的標題彷似是揭露美國的生化戰武器,但實在是把矛頭指向伊拉克(和俄羅斯),當中關於炭 疽杆菌的筆墨不少﹗然後發生了所謂的「炭疽杆菌襲擊」。隨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平民生物防御策略中心〉聲稱9/11的劫機者與炭疽杆菌有關。2002 年,米勒開始報導候賽因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內幕消息。今日我們知道,所謂的「內幕消息」來自迪克•切尼的圈子。米勒的報導出籠後,當時的美國副總統切 尼﹑國務卿賴斯和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立即上電視的新聞節目,使用米勒的所謂「調查報導」,推銷對伊拉克的侵略。用美國情報圈子的術語,顯然就是一個 operative (不是特工﹕agent),即安插在社會的各行各業,尤其是傳媒,然後在適當的做適當的事。

[ii] Libertarianism ﹔「liberalism」則譯作「自由論」,以示分別。因此殷海光的偶像海耶克是個自由主義者,但「neoliberalism」則只能譯作「新自由主 義」,因為neoliberalism更像是libertarianism的延續或變種。

[iii]美 國每十萬人有707人被囚獄中,2011年的數字是2,228,424人。中國則每十萬人有少於124人被囚獄中,2011年的數字是 1,701,344。數據來自與英國艾塞克斯大學合作的〈國際監獄研究中心〉(ICPS﹕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Prison Studies)。

[iv]西元十二世紀的法國詩人和神秘主義宗教家(傳統稱為「神學家」)。

[v] Pam Martens在華爾街工作了21年,在2006年退休。之後開設了〈檢閱華爾街〉網站,撰寫有關公共利益的議題,同時亦在總部設於華盛頓的著名的時事雙週刊及政論網站〈反擊〉(CounterPunch) 撰文。

[vi]這 是一個歷史事實,你要記住﹕候賽因統治的伊拉克不存在基地組織。美國侵略伊拉克之後,搶略和破壞了大量的蘇美爾古文物之後,這時的伊拉克才出現基地組織, 而這個組織的名稱是「伊拉克的基地組織」(AQI﹕al-Qaeda of Iraq)。香港這個特別「國際」的城市中那些自命不凡的「國際」新聞從業員有誰知道這個組織的名字﹖恐怕一個也沒有﹗但他們就是有資格抄寫「國際新聞」 ﹗2014年4月的第二個星期,阿布格萊布被基地組織佔領。你知道阿布格萊布位於巴格達以西32公里嗎﹖在政治和軍事上,這是怎麼樣的一個概念﹖伊拉克傀 儡政府的司法部卻立刻對外聲稱「關閉了」阿布格萊布監獄。

[vii]羅伯茨博士用了英語粗口「dumbshit」,我只能用廣東話粗口「蠢𨶙」翻譯,因為不太懂北方髒話。在今日只要高喊「民主」﹑「人權」等口號便能夠肆無忌憚地指鹿為馬的年代,只要是有識之士,有誰不會憤憤然罵一兩句國罵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