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偽民主威脅著地球上的生命 (The Two Faux Democracies Threaten Life On Earth)

by Dr. Paul Craig Roberts (保羅.克雷格.羅伯茨博士)

翻譯﹕黃盛
出處﹕Institute for Political Economy

編按﹕羅伯茨博士來信建議本文對中國讀者或有可取之處,尚幸原文不長,而羅伯茨博士文筆順暢,思路清晰,故能匆匆翻譯成中文。幾個註釋為譯者所加,幫助中文讀者理解細節。再次感謝羅伯茨博士對〈公民論政〉的信任。

_______

阿米塔.伊茲奧尼 (Amitai Etzioni) 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誰授權準備與中國開戰?」(耶魯學報﹕http://yalejournal.org/2013/06/12/who-authorized-preparations-for-war-with-china/) 伊茲奧尼說,這個戰爭計劃不是那種為一個不大可能會發生的事件而設的應急計劃。伊茲奧尼還報告說,五角大樓的戰爭計劃並非由文職政府下令,亦沒有得到文職政府的審核。我們正面臨著一個失控的新保守主義化美軍,危及美國人和世界其他地區。

伊茲奧尼是正確的,這是新保守主義化軍人的一個極其嚴重的決策。中國顯然知道,華盛頓正準備與中國戰爭。如果〈耶魯學報〉知道,中國當然知道。如果 中國政府實事求是,那中國政府意識到華盛頓正計劃對中國進行先發製人的核攻擊。從華盛頓的立場來說,其他類型的戰爭沒有任何意義。 「超級強權」從來沒有能夠佔領巴格達,而經過11年的阿富汗戰爭,亦已經被幾千名手持輕裝武器的塔利班打敗。對華盛頓來說,與中國進行傳統戰爭將會是個災 難。

當中國是一個原始的第三世界國家之際,它在韓國與美軍打成僵局。今天,中國擁有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更在迅速超越被外包﹑銀行黑幫詐騙﹑企業和議會背叛摧毀了的美國經濟。

五角大樓對中國的戰爭計劃被稱為「空海戰」(AirSea Battle) [註1]該計劃自我描述為一個「可相互操作的空軍和海軍力量,執行網絡性整合的深入攻擊,使敵人的反接進區域封鎖能力陷于混亂,並對之進行毀滅及予以擊敗。 」(interoperable air and naval forces that can execute networked, integrated attacks-in-depth to disrupt, destroy, and defeat enemy anti-access area denial capabilities.)

是的,那是什麼意思?這意味著軍事/安全複合體的利潤多了數十億美元,而99%則被踩在皮靴之下。同樣清楚的是,這種荒謬的行話無法擊敗中國軍隊。 但這種磨刀霍霍的姿態卻可以導致戰爭﹔如果華盛頓的低能兒得嘗打仗之欲,華盛頓能戰勝的唯一途徑是使用核武器。當然,輻射亦將殺害美國人。

核戰爭就放在華盛頓的議程之上。崛起的新保守主義納粹否決了里根和戈爾巴喬夫簽定的核裁軍協議。奧利弗•斯通和彼得•古茲尼克出版於2012年,大部份真確的《美國的未述歷史》尤為傑出,描述了先發制人的核攻擊為華盛頓在後里根時期的第一選項。

冷戰期間,核武器有一個防禦性目的。其目的就是為了防止各自擁有足夠報復能力致使足以確保「相互確保摧毀」的美國和蘇聯發動核戰爭。眾所周知的MAD (相互確保摧毀) 就是說核武器對相方都沒有攻擊性優勢。

根據兩個美國奇愛博士式的人物 [註2]凱爾.利伯 (Keir Lieber) 和達里爾.帕拉斯 (Daryl Press) ,蘇聯的解體和中國集中搞經濟而非其軍事,導致華盛頓享有核武的優勢,因此賦予華盛頓先擊能力。凱爾利伯和帕拉斯寫道,「俄羅斯武備的急陡下降,以及中國核力量現代化的極度緩慢的步伐」製造出一種情況,無論是俄羅斯還是中國都不可能報復華盛頓的先擊。

五角大樓的「空海戰」和凱爾利伯及帕拉斯在《外交事務》的文章知會了中國和俄羅斯,華盛頓正在考慮向兩國進行先發製人的核攻擊。為了確保俄羅斯的無力報復,華盛頓將反導導彈置於俄羅斯的邊界,這違反了美蘇協議。

因為美國媒體是一個腐敗的政府宣傳部,美國人民根本不知道新保守化的華盛頓正在計劃核戰爭。美國人亦沒有認識到美國不再有一個正常運作的民主,因為前總統吉米•卡特最近發表的這個聲明僅在德國獲得報導。

美國會發動核戰爭的可能性在11年前成為既定現實,時任總統喬治•W•布什在壟斷其政權的切尼和新保守主義者的催促下,簽署了2002年的核態勢評估報告

這份由美國最低能的總統簽署的新保守主義文件在世界各地造成惊愕,並受到譴責,但亦同時開展一場新的軍備競賽。俄羅斯總統普京隨即宣布,俄羅斯將花所有必要的款項以維護俄羅斯的報復性核能力。中國則用導彈打下一個衛星來昭示其威力。[註3] 美國龐大戰爭罪行的受害城市廣島,其市長指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指導消除核武器的主要國際協議,正瀕臨崩潰的邊緣。主要的原因是美國的核政策似乎崇拜核武器,當其為上帝,竟公然宣布了先發制人核子首擊的可能性,並且呼籲恢復研究微型核武和其他所謂的『可用核武器』」

來自世界各地的民意調查一致認為,以色列和美國是兩個最大的威脅,危及和平與地球上的生命。然而,這兩個完全無法無天的政府卻昂首闊步,假裝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民主國家」。兩國政府對國際法﹑人權﹑日內瓦公約或自己的成文法都不接受任何的問責。美國和以色列之為流氓政府,實回歸希特勒和斯大林的時代。

二戰後的戰爭起源於華盛頓和以色列。沒有任何其他國家有帝國的擴張野心。中國政府沒有拿取台灣,雖然中國隨時都 可以。俄羅斯政府沒有拿取前蘇聯的成員國,比如受華盛頓挑撥發動攻擊的格魯吉亞,瞬間即被俄羅斯軍隊重創,而普京可以將華盛頓的傀儡推上絞刑台及將格魯吉 亞重新納入俄羅斯﹔事實上,格魯吉亞以俄羅斯為家已有好幾個世紀,而許多人認為格魯吉亞屬於俄羅斯。

在過去的68年裡,大多數的軍事侵略都可以追溯至美國和以色列。然而,這兩個戰爭的發動者卻假裝自己是侵略受害者。非法擁有核武的是以色列,既不予承認,亦不受監管。起草了一份以核首擊為基礎的作戰計劃的是華盛頓。這兩個不負責任的流氓政府直接威脅到地球上的生命,世界上的其他地區到這個觀點,本為正確。[註4]

__________

[註1]中文媒體通常譯作「空海一體戰」。

[註2]〈奇 愛博士〉是史坦利•庫柏力克的電影作品,於1964年公映。電影的副題為「我如何學會停止擔憂及愛上炸彈」,強烈諷刺冷戰時期的美國戰略家約翰•馮•諾伊 曼 (猶太數學家) 的MAD (相互保證毀滅﹕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 概念。電影裡的奇愛博士就是用來影射馮•諾伊曼,而原本雙腿癱瘓的奇愛博士在片末突然奇績地站立起來,高呼「我的元首,我可以走路了﹗」 (Mein Führer, I can walk!),同時暗示了美國戰後的航天及火戰科學家大都是透過迴紋針行動 (Paperclip Operation) 秘密偷運至美國的納粹戰犯。

[註3]2007 年,中國用導彈打下早已退役無效的風雲一號c衛星,很多評論認為是對陳水扁和台獨的警告。北約國家如英國和加拿大,及北約盟友如澳大利亞和日本等爭相譴責 中國,有和平主義的措辭,謂中國將太空軍事化,有環保的措辭,謂中國增加太空垃圾。美國更指摘中國的行動違背了追求民用太空領域合作的精神。但美國在 2002年制定對中國和俄羅斯進行先發制人核攻擊的戰爭計劃及最近制定對中國進行〈空海戰〉的戰爭計劃卻沒有一個自稱「民主」和「愛好和平」的西方國家譴 責美國。美國在1985年進行人造衛星攔截試驗,發射ASM-135反衛星導彈,摧毀了P78-1人造衛星,自稱「民主」和「愛好和平」的西方國家同樣不 置一詞。作為美國政界內幕人士,羅伯茨博士指出中國在2007年進行催毀衛星試驗是對美國在2002年生效的核態勢評估報告 (即對美國的先發制人核攻擊戰爭計劃) 的反應。這個反應耗時達五年,有兩個可能性﹕一,在2002年,中國不具備對人造衛星施加導彈攔截的技術,但2007年時,中國具備此技術﹔或二,在 2002年,中國沒有正式部署導彈攔截人造衛星的系統,但2007年時,中國已作好整體部署。

[註4]諷刺的是,香港的反建設派卻以這樣的流氓國家為後盾,要在香港推行他們的「民主」,要在中國製造動亂﹗

Advertisements